感悟龚滩

  龚滩,不过是一座乌江峡谷中的偏僻小镇,然而她却具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令人心驰神往、魂牵梦绕的神奇魅力。

  “人世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”,四野茫茫,山川悠远。岁月在龚滩蹒跚而行,漫不经心地将印痕洒落在她的山谷之间,龚滩,浓缩了巴渝先民的古往今来,是土家民族的岁月章回。

岁月凝固在乌江岸边 

  千古乌江,从混沌苍莽中奔来,带着原初的一江豆绿,在这绝壁夹岸的石滩上激起了白色的浪花。纤夫的号子被涛声吞没,意志和激流在生死决斗。任狂涛荡涤心胸,任血汗冲刷江岸。纤道上刻下了纤夫赤足的脚印,一行行、一排排交错重叠;纤绳在峭壁上锉出了深深的凹槽,一道道、一条条,连绵不断,靠它,文明完成了一条悠远绵长的连接,用了几千年的时间。 

岁月凝固在石板小路 

  龚滩的路,比龚滩还要古老,她和巴人的历史一样漫长,古代巴人风尘仆仆走过几千年的路,就是从这些荒山野岭中开始的。镇上的青石板路本不宽,两边屋檐一遮,头上仅剩一线天,这青石板上不知浸透了多少脚力背夫艰辛的血汗,洒过多少哭嫁姑娘伤心的泪水;那青石板上,常年回响着木叶情歌的优雅曲调,震荡着摆手歌舞的欢快节奏,石板小路上充满了艰辛,也充满了幻想。踏上龚滩的石板小路,步步陷入悠远的梦境。 

岁月凝固在干栏老屋 

  那一排排穿斗房,一串串吊脚楼,蛮味依旧,古风犹存。它们是土家祖辈生活的空间和时间。那里保存着土家先民的民风民俗,隐藏着远古巴人的巫鬼神话。几千年来,那谦卑而自信,质朴而坚韧的干栏老屋透露着一种豪放的忧伤,它展示另一种存在:淡泊宁静,一尘不染。

…… 

  翻开武陵山的历史长卷,土家先民的往昔生活重又唤起,恍若天边的云朵,飘然而来,如梦如幻。民族的血脉、祖先的情怀、历史的风烟,熔铸成一个永恒的瞬间—龚滩。
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